泰安旁元律师事务所

HOTLINE

0538-8336537
法律新闻

咨询热线:
0538-8336537

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东岳大街460号
0538-8332569
0538-8336537
法律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新闻 >

民法典,全面依法治国的里程碑

文章来源:互联网;时间:2021-03-20 23:41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辞 庹新岗

  背景

  5月22日,备受关注的民法典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这部历时6年编纂,被称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的法典,即将正式颁布,其地位和意义如何,有哪些亮点,将如何推动全面依法治国进程,影响公民生活?本报就相关问题采访民法学专家、湖南大学法学院院长、湖南省人民政府法律顾问屈茂辉教授。

  1 民法典编纂,水到渠成

  记者:屈教授您好,我们知道您是国内有影响的民法学专家,多年来致力于民法研究。首先,可否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我国民法的演变?

  屈茂辉:我国在法律文化传统上属于成文法国家,自古就有编纂法典的传统,比如,唐律、宋律、明律等。当然,这些法典是诸法合体的,并且以刑法为主。到了近代,我国才开始民法独立成典的探索。清末变革时期,清廷拟定了《大清明律草案》;上世纪30年代初,国民政府经过多年努力,颁布了《中华民国民法》。新中国建立以后,党和国家曾于1954年、1962年、1979年和2001年先后四次启动民法制定工作。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的二次民法起草工作,由于多方面的原因而没有取得实际成果。1979年第三次启动,由于改革开放开始,各种经济社会关系处于急速变动当中,民法理论储备也严重不足,制定一部完整民法典的条件尚不具备。2001年,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起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草案)》,并于2002年12 月进行了一次审议,但这个草案仍然是汇编式。此后,我国民事法律制度建设仍然是按照单行法的方式向前推进。

  直到2014年10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编纂民法典”明确写入其中。我国正式编纂民法典的伟大工程从此开启,并很快确定了“两步走”的工作思路。2017年3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完成了民法典编纂的第一步;2018年8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对《民法典各分编(草案)》进行了初次审议。之后,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分别对各分编草案进行了二审、三审。这次民法典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民法典编纂将完成最后冲刺,呱呱坠地。

  编纂民法典是几代民法人的梦想,而之前所做的每一项工作、每一个研究,推动的每一项民事立法,都是这一伟大工程的组成部分。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它取决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取决于我国的整体法律制度及司法实践,依赖于法学理论研究,也立基于全社会思想观念的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只有到当今这个时代,社会基础、理论基础和法治建设基础都具备了,民法典编纂的时机才成熟了。

  2 民法典,依法治国的里程碑

  记者:那么,您是如何看待民法典的历史地位和重要意义的呢?

  屈茂辉:我认为,民法典的重要意义至少有三个层面。第一,它是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重要工程,是建设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的重要里程碑。民法典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以“典”命名的法律,也是第一部以“民法”命名的法典。其颁布标志着一个权利保护崭新时代的到来。第二,它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有力举措。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治理能力、治理体系的现代化,都必须建立在法治基础之上。法治是基础、是支撑、更是保障。民法典的制定会更好发挥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作用。第三,它是推进“四个全面”,尤其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民法典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法,也是民事生活的基本法,事关人民群众生老病死、衣食住行,文化教育权、选举权等等权利的享有和实现,都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民法,因为这些权利主体首先必须是民事主体,是自然人。也就是说,人民群众的民事生活、经济生活,都离不开民法的调整和规范。

  马克思说,法典是人民自由的圣经。民法典很好地完成了从基本权利到民事权利的过渡,内容更加体系化,更加完整,有利于司法实践,有利于人民群众更好地了解、行使自己的权利,履行义务。我国民法典无论在基本原则还是具体制度上,都有着极大的创新,在现代民法典的编纂史上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在世界法典的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3 为何是编纂而不是汇编

  记者:您在一篇文章里指出,通过民法总则是编纂民法典的第一步,第二步是对现有民事法律进行编纂。您特别强调,这不是汇编。编纂与汇编这两者有什么差别?如何协调好民法典与其他民事法律的关系?

  屈茂辉:法典突出体系性、综合性和全面性。之所以强调是编纂而不是汇编,是因为汇编只是简单地罗列,而编纂则是汇集、系统整合、科学整理,对不适应的规定进行修改与完善。表面上看,我国民法的各项具体法律都已经齐备,这些制定于不同时代的法律由于缺乏顶层设计,具体制度之间不乏重叠和冲突,有的甚至还带有明显的计划经济痕迹。这就很容易导致同案不同判现象的产生,影响司法公正。于此而言,编纂民法典,一方面,有利于解决民事单行法之间冲突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法院统一裁判依据,正 确适用法律,公平公正解决纠纷。

  民法典和其他民事法律的关系,是一般法和特别法的关系。民法典是民商事法律,是一般法,具体的民事法律比如知识产权法、劳动合同法等等是其领域内的特别法。二者关系应该是,特别法有规定的优先适用特别法,特别法没有规定的则适用一般法。所以,一方面,我们要按照民法典的精神和规定,修改现行的单行法;另一方面,也要充分发挥特别法的作用,针对特定对象做出更加具体的制度安排。

  4 立法创新,人格权单独成编

  记者:您一直在呼吁,全面推进人格权保护工作,需要通过民法典编纂的契机制定专门的人格权编。而这次民法典将人格权独立成编,这被视作是民法典最大创新。对此该怎么理解?它的意义在哪里?人格权独立成编后,会对哪些领域产生影响?

  屈茂辉:以前人格权制度散见于诸多法律中,要么不做规定,要么比较抽象,现在将人格权单独成编,既规定了人格权的一般性规则,也对人格权做出了更加具体的规定,解决了实践中的诸多新情况、新问题,回应了人民群众要求加强人格权保护的呼声,从根本上满足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比如,性骚扰的问题。此前在司法实践中,存在取证难等问题,而此次将“性骚扰”写进来,同时对性骚扰行为的预防、处置、诉讼作出明确规定,将有效改善这一情况。再比如,细化了姓名权的具体规则,尤其是把有一定社会知名度的,容易造成公众混淆的笔名、化名、网名,也纳入保护范围,这将有利于解决恶意抢注、不正当竞争的问题。此外,针对肖像权、个人信息保护等等,都有明确的规定。总的来讲,人格权独立成编体现了人民至上的思想,为私人生活的安宁提供更有力的保护,为老百姓的人格尊严、人身自由提供了更坚实的法治保障。

  由此,也可以看出人格权独立成编的意义所在。它弥补了传统法系“重物轻人”的体系缺陷,既关照了现实问题,又为人格权法未来发展预留了足够的空间。它的创新不仅在体例上,更在内容上。它不仅在国内法治建设上发挥里程碑作用,而且也为世界民事立法做出了重要贡献,确立了新的民法典范式。

  5 民法典时代,稳稳的幸福感

  记者:我们都知道,民法典将对每个人生活都产生影响。但作为普通市民,对此没有具体的体会。请您预测一下,民法典颁布以后,会对普通人,对司法产生哪些具体的、马上就能看得到的影响?

  屈茂辉:作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民法典颁布后对民众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无论是社会生产生活还是具体的司法实践,都会带来深刻的影响。我举几个例子。疫情期间,我们看到,有的监护人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履行对被监护人的监护责任,按照民法典规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民政部门就要及时进行帮扶。当监护人无法履责时,发生紧急情况,被监护人无人照料时,由居委会、村委会或者民政部门履行监护责任,为被监护人安排必要的临时生活照料措施。这是民法典编纂结合疫情防控对监护制度做出的调整,体现了以人为本、与时俱进的精神。

  还有,高空坠物的问题。以前发生高楼掉物致人损害事故,在无法查明责任人的情况下,导致“一人抛物,全楼赔偿”的现象出现,民众无法正确理解。而此次民法典草案,将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作为法定义务,同时,更加强调查清责任人,要求有关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查清责任人,并规定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应当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以防止此类行为的发生。这必将会调动各方解决问题的积极性,震慑高空抛物者,也体现了法律的公平公正。

  此外,婚姻家庭编中创新设置“离婚冷静期”,体现了法律对社会“高离婚率”的关切。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婚姻是家庭的基础。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事,而且关系到双方父母的家庭,尤其是育有子女的,在离婚上更要慎重。设置“离婚冷静期”,将减少冲动离婚、激情离婚的概率,做出更加理性的决定。一方面,遵循了道德层面上“劝和不劝离”的传统;另一方面,也是对实践过程中民政部门和法院尽力调解的做法,提升了制度安排。这个制度明显结合了我国国情,也体现了中国智慧。当然,这一制度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细化和完善。

  一部民法典,浓缩了无数人的奋斗,也见证了人民权利的不断发展。它体现了传承性、时代性,更是新时代“人民至上”思想的结晶。这是一部人民的法典,而如何迎接民法典时代的到来,不只是法学界的研究、司法的实践,作为普通民众,还应该以此为契机,明了自身的权利,明白自己的义务,知晓自己行为的法律底线,齐心协力,用法治构筑稳稳的幸福感。

  专家名片:屈茂辉,法学博士,湖南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法学会理事、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湖南省法学会副会长、湖南省法学会民商法研究会会长等职,主要研究领域为民法学、自然资源法以及数理-计量法学,是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返回列表页】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东岳大街460号     座机:0538-8332569    手机:0538-8336537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3-2020 山东旁元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鲁ICP备017254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