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旁元律师事务所

HOTLINE

0538-8336537
法律新闻

咨询热线:
0538-8336537

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东岳大街460号
0538-8332569
0538-8336537
法律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新闻 >

广州两会:建议加强诉讼禁令措施运用,及时保

文章来源:互联网;时间:2020-06-07 23:20

南都讯 记者吴笋林 今年广州市两会期间,广州市政协委员、网易游戏公共事务副总经理胥柏波向广州市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递交提案,建议广州加强对游戏产业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健全惩罚性赔偿制度等。

据胥柏波介绍,近年来中国游戏产业持续保持增长,2019年实际销售收入达到了2308.8亿元人民币,远超其他娱乐产业,其中广州是全国游戏产业最集中的地区,产值约占全国的25%以上。同时,游戏产业链也持续升级,游戏直播、电子竞技、云游戏等新业态催生了更多的细分板块,成为产业发展的新型增长点。在巨大产能的影响下,各种侵权盗版行为屡禁不止,游戏知识产权保护成为产业一大痛点。

胥柏波透露,仅以网易游戏的维权情况为例,网易游戏法务部每年非诉维权量约3万件,涵盖盗用美术资源、私服外挂、商标侵权等多种侵权类型。该公司同时针对重大侵权行为启动民事、刑事诉讼维权,2018年以来团队办理的知识产权案件总数多达300余起,协助各地公安抓捕的犯罪嫌疑人累计高达300余人。

在新业态的快速发展和日新月异的技术手段下,出现了众多新型的游戏侵权行为,而游戏作品作为一个整体并没有独立的法律地位,导致在司法实践中存在诸多问题。胥柏波称,希望相关职能部门能从立法、司法、行政三个层面加强对游戏产业知识产权的保护。

胥柏波介绍,目前游戏并未作为著作权法上的独立的作品类型,仅部分法院将游戏画面作为类电影作品进行保护,更多的司法实践中,法院仅仅是对游戏中的美术、文字、计算机软件等要素进行割裂、片面的保护。现我国著作权法正处于修订和征求意见阶段,最新公布的《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中,拟将电影和类电影作品统一修改为“视听作品”。

他建议,在后续立法中应明确“视听作品”的边界和外延,尽可能地将游戏作品也纳入其保护范围之内;但基于“视听作品”与游戏二者之间存在的差异性和游戏的核心创造力所在,他期望有朝一日“游戏作品”也能够作为著作权法上独立的作品类型而受到保护。

他认为,对于侵权方而言,侵权成本低、侵权获利高是造成侵权行为泛滥和反复的主要原因。为此他建议建立健全惩罚性赔偿制度。目前《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也引入了惩罚性赔偿保护机制,他建议积极推进修法并明确惩罚性赔偿的考量因素、赔偿数额的具体确定方法等。

针对第三方直播平台的游戏直播行为,胥柏波认为其是在未付出任何投入的情况下,直接/完整地剥夺了全部本应是属于游戏开发者的利益,长此以往对游戏行业和游戏消费者都将造成极大的伤害。因此他建议完善著作权合理使用制度,通过立法解释的方式明确未经版权方授权的游戏直播行为为侵权行为。

胥柏波称,目前市场上普通手游的生命周期一般不超过1年,但民事诉讼从取证、立案、一审、二审一般需要2年以上,在这期间侵权游戏如果继续正常运营而不被下架,侵权危害将持续存在,权利人的损失将持续扩大。等到诉讼程序结束时,游戏的生命周期早已结束,胜诉结果对于权利人已然失去意义。他建议通过加强诉前、诉中禁令等措施运用的方式有效遏制侵权,减少权利人的被侵权损失。

此外,针对行政维权中普遍存在侵权认定困难的问题,胥柏波认为,游戏行业诸多侵权均非简单的完全抄袭,而是在抄袭的同时对原作作品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他建议应完善行政维权中第三方鉴定机构的衔接机制,使行政机关能够就侵权行为获得专业的鉴定意见,从而使权利人能够通过行政维权的手段迅速打击侵权。

他同时还建议有关部门完善企业信用制度,建立侵权企业黑名单,将长期侵权、反复侵权的企业列入黑名单,针对黑名单企业的侵权行为加快、加强行政执法力度,从根源上杜绝侵权,建立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

【返回列表页】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东岳大街460号     座机:0538-8332569    手机:0538-8336537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3-2020 山东旁元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鲁ICP备017254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