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旁元律师事务所

HOTLINE

0538-8336537
法律新闻

咨询热线:
0538-8336537

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东岳大街460号
0538-8332569
0538-8336537
法律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新闻 >

张永辉:法学院毕业十年,我重新选择做一名律

文章来源:互联网;时间:2020-05-29 14:27

回到2009年秋天,我们两个宿舍的十几个兄弟,只有两个人通过了当年的“司考”。其中一人现在已经是上海滩很成功的律师。

我选择了前者,原因是第一次参加河南省公务员考试,我竟然考了135的高分,当时报的职位是“河南省民委”的职位,只招一人,所以并未能进入面试环节。但是,却坚定了我公考的决心。

后面连续考了几次,其中国考进入面试,是北京的一个职位,尽管分数挺靠前,但面试完就算打酱油了,也没有人通知面试的成绩,也不知道排名如何。年底江西省公考,火车上发现车厢里都是去考试的,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大批校友,大家聊了一路。临近毕业,学法律专业,中看不中用,找工作的阴影笼罩在头顶,考公务员是最佳的选择,事实上也验证了这话,我的大部分同学都去了政府部门工作。

五月份,陕西省的这次招考成绩算是最好,笔试、面试都是第二名;原以为板上钉钉了,没有想到体检环节又出了岔了,第一次体检在西安市第九人民医院,过几天通知说需要到空军451医院复检,当时在西安举目无亲,心想不会在这个环节还有什么猫腻吧,赶快跑到医院把需要查的自己先体检一遍,两天后出了结果,都是正常的。

可是,西安市公务员局安排的复检,还是有问题。出的问题也是一个模棱两可的事,我跑到医院问医生,医生说没有问题,可是公务员局马上把这个小瑕疵夸大了,说我体检不合格。

在大学期间特别喜欢读《南周》,看过各式各样的冤案,没有想到有一天这案子发生在自己头上。

续而,我拿起了法律武器维权,先是到西安市政府法制办提起了行政复议,申请撤销公务员局的具体行政行为,受理的人也是政法毕业,对我胜诉给予了信心,但是受理两个月后,仍不见动静,我打电话询问,法制办的办案人却说公务员局不同意撤销,我当时就怒了,指责作为上级机关的市政府,竟然要听从下级机关的意见,真是乱伦!

法律是保障公民权利的最后一道保障,是社会良知的守护者,但是有时候当你走进司法机关,会发现它又在你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幸好,我对行政复议并没有报什么希望,只是对工作人员的怯懦表示了鄙视。转而到莲湖区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

但是莲湖区法院给我的印象确是差到了顶点,先是不开庭,一等就是半年,眼看已经过了审限,去找法官了数次,只说案子多,打太极是一套一套!

后来终于开庭了,提交的证据已经很充分证明公务员局违法了,但法官假装不懂。我约了几位记者到场,被法官逐一登记,随后名单却到了被告手里,记者打电话给我说报社接到了公务员局不许报道的通知。随后法院判决我败诉,再上诉!又诉两家医院,两年间总共发起了近十场诉讼,直至最高人民法院!

一个违法那么明白的行政行为,却不能进行司法监督和舆论监督。那段时间,真真是达到了人生灰暗的极点!

否极泰来,到2011年的4月,西安一家不知名的的媒体《阳光报》报道了此事,很快被腾讯新闻弹窗,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随后,西安市公务员局的一位朱姓工作人员和我协商,邀请我再考一次,可以让我顺利通过,我直接拒绝了他,此后再没有参加任何考试。

几月后,公安部重新修改了招录公务员体检标准,删除了一些不必须的体检事项。《中国青年报》以两个头版的篇幅喊话相关部委,落实公平招录公务员的相关制度。《中央广播电台》《经济观察报》《法治与新闻》等上百家媒体报道了此事。该案也被评为2012年中国十大公益诉讼案件。

西安市中院民庭法官迫于舆论压力,竟通过个人关系,疏通了医院的领导,答应赔偿我七万了事。最终我同意了和两家医院达成谅解协议,撤回了上诉。而不幸的是,起诉公务员局的行政诉讼却被法官以我属于在职公务员为由,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依法”驳回了。2013年,国家司法考试命题人,把该案例作为考题出现,考察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答案是明显的--应该受理。

我想作为中院的法官对法律肯定是精通的,但是为什么她偏偏要胡乱判案呢?司法权与行政权到底是什么一层关系?这恐怕只有当事的法官才可以说的明白。

离开西安后,我到一家公益机构工作,尽管工资微薄,但是却精神抖擞。在工作中结识了很多媒体的朋友,看到他们激扬文字、挥斥方遒,心里技痒,于是在2012年底加入了记者行列,每天骑着车子满大街采写新闻,入行三个月我写了150篇稿子,许多社会新闻稿影响很大。

但是原本谈好的薪资,却被一拖再拖,到第四个月,我选择跳槽到一家央媒,续而把老东家诉到法庭。要求补发工资并承担不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收到法院传票,总编辑都炸锅了,找了几位领导给我打电话,因为当时新人在转正之前是没有工资的,被报社盘剥的人员还有好几个,且从来没有人会去起诉,所以总编辑一直高高在上的认为盘剥是合理的。

2013年,还是媒体的黄金年代,很多话题都可以见诸报端。我也像上了发条的闹钟,笔耕不辍,写了很多监督类的大稿,也看到了法治的进步和公民社会的孕育。

在和采访对象聊天时,有官员开玩笑称,最喜欢的就是看到组织部的同志,因为要升迁了;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你们记者,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人人都不喜欢对自己不利的因素!任何权力都不喜欢被监督!可是在官员被抓后的忏悔录中却一直在说,为什么当初没有人监督他、批评他?以至于让他走到今天的地步!

一百人眼里有一百个律师的形象!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律师有效地防止了政府这个公民权最大的敌人实施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侵犯。

律师加强法庭控辩双方力量平衡,不仅仅在于实现程序的公正,很大程度也在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减少侵犯人权的事件发生!

尽管被害人可怜,但是着没有律师维护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权利,没有律师制约与平衡政府过于强大的权力,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受迫害的对象,从而成为潜在的受害人!(摘自律师文摘公号“律师为谁而战”)

【返回列表页】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东岳大街460号     座机:0538-8332569    手机:0538-8336537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3-2020 山东旁元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鲁ICP备017254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