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旁元律师事务所

HOTLINE

0538-8336537
法律新闻

咨询热线:
0538-8336537

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东岳大街460号
0538-8332569
0538-8336537
法律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新闻 >

云南15岁少女因被逼从酒店坠楼,对此律师怎么看

文章来源:互联网;时间:2020-04-03 17:05

最近韩国“N 号房事件”让人们看到了韩国对待女性的态度,也体会到了人性的扭曲,案件中受到伤害的未成年女性又该如何从阴影中走出来?无独有偶,最近在云南昭通15岁少女躲避他人被强迫自己卖淫而跳楼的事件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这也不由让我们想起去年的李心草案件,一起起案件不由让我们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使得一个个年轻的生命这样逝去?

2020年3月29日云南昭通警方通报称,2020年3月26日,犯罪嫌疑人施某秀(女,16岁)与洪秀连(女,50岁,系昭阳区钻石商务公寓承包人)邀约被害人耿某(女,15岁)到昭阳区珠泉路钻石商务公寓卖淫,耿某不愿意,施某秀便指使陈某(男,15岁)、王某绕(男,18岁)持刀和皮带对耿某进行威胁。耿某待陈某、王某绕走出房间后,乘施某秀不备,遂从钻石商务公寓五楼房间窗口跳下后受伤。公安机关于当晚抓获犯罪嫌疑人施某秀和洪某连,于27日上午10时许将犯罪嫌疑人陈某、王某绕抓获。

经过审讯,四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被害人耿某正在医院救治。犯罪嫌疑人施某秀、王某绕、洪某连已经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陈某尚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另行处理,案件正在办理中。

针对第一个问题,我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组织、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根据昭通警方通报的基本案件事实,结合相关法律规定,我们逐一分析一下各涉案人员可能要承担的刑事责任:

洪某连:系昭阳区钻石商务公寓承包人。在整个案件的过程中实施了邀约和强迫被害人耿某卖淫的行为,构成强迫卖淫罪。在案件进一步调查中,如果存在其他受害人的情况,还可能构成组织卖淫罪。在量刑上将会从重甚至加重处罚。同时,他还指使王某绕和陈某对耿某进行殴打,如果经过伤情鉴定,耿某的因被殴打造成的伤情在轻伤以上,那么洪某连还构成故意伤害罪,此时故意伤害罪与前罪数罪并罚。

王某绕:其在本案中用暴力强迫耿某卖淫的行为构成了强迫卖淫罪,如果在案件调查中还存在组织卖淫等情况,则在量刑上从重甚至加重处罚。同样,如果殴打耿某的过程中造成耿某轻伤以上,则还构成故意伤害罪,此时也需要数罪并罚。

施某秀:如果她明知洪某连强迫卖淫的目的,则其邀约行为给耿某带来了现实的危险,即使没有参与之后的强迫卖淫的行为,也构成共犯,成立强迫卖淫罪。如果其对洪某连等人殴打耿某的行为不知情,则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因其未成年,根据《刑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构成犯罪的,在量刑时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根据2017年两高发布的《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司法解释)第二条和第四条第四款的规定,造成被组织、被强迫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规定的“情节严重”。

本案中,被害人耿某年仅15岁,系未成年人,且在被强迫的过程中不得已跳楼。此时需要根据案件的进一步发展明确,耿某跳楼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仅仅是逃跑,受伤则可能需要参考具体案件情况,在案件后果判断上可能会认为是严重后果;但是,如果是自杀的目的,此时则不需要被害人存在实际受伤的结果,则本身就属于严重后果。因此,洪某连等人的行为符合《刑法》三百五十八条第二款及司法解释中的从重规定,在量刑中应从重处罚。

关于被另案处理的陈某(15岁)的行为,根据我国刑法第十七条第二款则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很明显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不属于以上八类犯罪,因此陈某在本案中不负刑事责任,不予刑事处罚。根据刑法规定,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但如果陈某在殴打被害人耿某的过程中,造成耿某重伤,则仍需承担刑事责任。但因系未成年人,会在量刑中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除此之外,尽管陈某不负刑事责任,但他和其他涉案人员还应对被害人耿某造成的身体损害承担民事责任。

在本案中,我们看到涉案人员和被害人大部分未成年人,所以,对于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教育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课题。

我国刑法对于14或16周岁以下、没有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没有规定有效的处置措施和机制,所以每有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发生,关于修改刑事责任年龄的声音就会越来越大,同时对于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收容教养,完善相关法律规定和配套措施也成为大家关注的重点。但是毕竟法律是一种规制,我们能做的更应当从源头上思考未成年人犯罪的问题。

首先,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也是孩子最坚实的壁垒。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应充分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成长,及时引导,并树立良好的生活榜样。

其次,法律不仅是一种规制,也是一种教化。未成年人犯罪的一个共同点就是涉案人员法律意识淡薄,因此学校应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法律意识教育,让他们了解犯罪行为所对应的法律后果。在教授知识的过程中,心理问题也同样重要。

再次,社会应该关注留守儿童的成长环境,相关矫正机构和组织应做好引导和帮扶工作,及时干预,让留守儿童健康成长,充满善意,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不管是家庭、学校、社会都应该对已经犯错的未成年人宽容相待,不漠视、不歧视、不放弃,避免他们再次走上犯罪道路。只有家—校—社会联动起来,为未成年人创造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未成年人犯罪的问题。

【返回列表页】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东岳大街460号     座机:0538-8332569    手机:0538-8336537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3-2020 山东旁元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鲁ICP备017254755